仙道長青- 第二百章投奔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林泉隱士 書名:仙道長青
    張志玄正在洞府中打坐修煉,忽然一道穿音符送了進來,張志玄打開一看,創造是十九叔到了洞府外邊。

    前段時間張孟凌剛剛回來,張志玄就讓他代替自己掌管家族大權。

    最近這些年,張志玄的紫氣神光法術已經修煉到要緊關頭,根本沒有時間處理家族雜事。

    青禪性子清冷,更不愿意將時間放在這種事情上面,族長又遠在潮音山,根本顧不上這邊。

    三個筑基修士暫時不管事,家里暫時就缺一個當家的修士,有能力有權威治理家族修士的,只有十九叔張孟凌。

    張志玄打開洞府大門,將張孟凌引進洞府,打趣道:“十九叔剛剛回來,你家中的嬌妻美妾等了十年時間,也很不輕易。你不在家陪陪她們,怎么有空到我這里來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最近修煉到了緊要關頭,假如我能做主,自然不會來麻煩你。但是現在家里有一件大事,還要你親身出面。”張孟凌性格陰冷,不愛好開玩笑,他沒有接張志玄的話茬,直接就挑明了來意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說過,假如有大事,十九叔可以代替我做主,事后通報一聲就是了。到底由于何事,竟然要我親身出面?”張志玄奇怪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桃花潭顧城勛前日來信,盼看帶著徒弟子孫參加我家,顧城勛修煉到練氣九層多年,為了表現器重,還要志玄你這個筑基修士親身見一見在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桃花潭中有一座二階上品靈脈,以前回屬一個小家族,后來被三個練氣九層修士合伙奪占。顧城勛就是這三個練氣九層散修之一,此人修煉到練氣九層已經超過四十年,算是臺城郡名氣較大的散修之一。

    更為了得的是此人的煉丹術別有傳承,煉丹程度也頗為高深,他成為二階上品煉丹師已經超過四十年,程度估計還超過了當年的九伯張孟泉。

    顧城勛愿意參加張家,大出張志玄意料。

    這些年張家回化了很多散修,大部分都是靈根不好,本事卑微之人,還沒有一個修為能比得上顧城勛。

    按照此人的能力,哪怕在臺城郡當散修,背靠西河坊,也一樣能活的很滋潤。

    最近二百年,張家衰落之后,顧城勛還是第一個參加張家的煉丹師。假如此人愿意參加張家,立即就能獨當一面,張志玄也確實應當禮賢下士,親身往見一見此人。

    顧城勛來投,并不是孤身一人,還帶著妻兒子女一大家子。他早年收的幾個弟子,也全部追隨他來到天臺峰。

    張志玄與張孟凌二人,為了表現出對顧城勛的歡迎,親身下山守候在知客亭,非常隆重的將顧城勛接上了天臺峰。

    等安置好了顧城勛的族人,張志玄親身將顧城勛帶到了看月亭。

    兩人分賓主坐下,顧城勛主動從懷中取出一本書冊,遞給了張志玄,率先開口道:“張先輩,顧某既然來投,往后就是一家人,這本顧氏丹方就算是在下參加張家的見面禮,日后就全靠張先輩庇護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說,好說。”張志玄客氣的推遲了幾下,終極還是接過顧城勛的丹書仔細看了看。

    固然早聽說顧城勛的煉丹術傳承頗為非凡,但是本日一看張志玄才創造,這本顧氏丹方中竟然記載了九種丹方,其中包含兩種三階靈丹。兩道三階丹方中,其中一種靈丹的品階達到了三階中品。只要張志玄煉出了這種靈丹,他的煉丹術也能突破三階中品。

    看到了這一點,張志玄臉色一變,臉色稍微有些陰森說:“顧道友,我們明人不說暗話,道友手上的東西非常珍貴,就是拿到青玄宗也很有價值,足夠青玄宗破格將道友收進門下了,而且會獲得不少的善功嘉獎。道友祖傳如此可貴的寶物,為何要庇托在我們小小的張家?

    假如顧道友不能講明確緣故,恐怕我們張家的廟小,容不下道友這尊大神了。”

    顧城勛城府很深,臉色不變緩緩地說道:“我們家祖上本來是吳國玄素宗修士,我的祖父由于偏向掌門柳靈均,終極由于戰敗,不得不流亡離開吳國,隱姓埋名混跡在虞國修仙界。

    百年前在南荒為了爭取一味靈藥,祖父殺逝世了一位筑基修士,后來才知道此人是青玄宗煉丹師李子元。李家在青玄宗扎根五代,關系盤根錯節,與他們家結了仇,我們往了青玄宗一旦消息泄漏,就即是羊進虎口了,未必能保全生命。”

    李子元固然身逝世,但是他的兒子李璋已經筑基成功,修為也到了筑基七層,就連煉丹術也青出于藍,到了三階上品,程度遠超張志玄。

    在青玄宗筑基修士中,李璋也是比較重要的修士,在青玄宗內地位不下于冷煙,算是筑基弟子中的核心之人。

    而且,李璋與吳家關系匪淺,他的師父,是吳泗蘅嫡親的師弟,此人在青玄宗的關系,遠比一般筑基期修士硬。他是有能量與吳泗蘅、陸紅娘等紫府修士拉上關系之人。

    對于此人,張志玄也算稍有懂得,但是他還是留了個心眼持續問道:“道友一家既然能在臺城郡安穩百年,闡明當年道友祖上必定將此事做的相當干凈,沒有留下一絲隱患,為何要畏懼李璋察覺?”

    顧城勛苦笑道:“當年固然沒有走露消息,惋惜家門不幸,在下的嫡親兄弟是個貪杯之人。他嘴巴不牢,在西河坊喝了幾杯靈酒,醉酒后與人吹捧竟然將這個消息無意中泄漏出往,更糟糕的是還讓吳家人聞聲了。

    他剛剛離開西河坊就被吳家人抓走了,要不是一位好友看到了這一場景,提前通知了我,估計等到了滅門的時候,我還蒙在鼓里。”

    假如吳泗蘅不出面,僅僅是李璋的壓力,張家還是能抗住的。張初云固然坐化多年,但是在青玄宗的高層中還是有些顏面。在青玄宗高層關系上,張家是超過李家的。

    而且張冷煙靈根非凡,現在修為已經筑基七層,在青玄宗內地位不比李璋低,她的道途,一眼看上往就比李璋更遠更穩。

    沒有宗門高層出面,僅僅一個李璋,還嚇不倒張志玄。

    顧家的丹方非常非凡,他家的傳承,足夠讓張志玄冒著得罪李璋的風險,保下顧城勛滿門。</></>


網友轉載于網絡,若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.如發現小說劍傲重生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馬上向本站舉報。如果對劍傲重生作品瀏覽,或對作品內容、版權等方面有質疑,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留言,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
copyright (c) 2011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
电子游戏申请送68元体验金